仁兔成鸣的草莓冰淇淋

非常奇怪的人。

关于汪汪金和瑞瑞喵


  金是一只有些胖乎乎的金色幼犬,特别温顺活泼。撒娇时会乖巧的趴下翻滚露出软乎乎的肚皮,一双杏仁大的眼睛也十分惹人喜欢。

  格瑞是一只名贵雪白的猫,虽然年龄比金大一些,倒是猫的体积终究不会比狗要大。不过的确十分的稳重且举止优雅。给人一种不易亲近的高冷感。
  
  
  “汪,呜汪!”金跑向阳台欢快的摇着尾巴嘴里叼着一个玩具球。他用鼻尖拱了拱正趴着舔舐爪子的格瑞,放下球示意。

  ——“格瑞格瑞,陪我玩吧☆”

  格瑞在暖洋洋的阳光下眯起了好看的猫眸,它看向兴致勃勃的金扬起长长的猫尾不痛不痒打的在金的头上:“安静点。”

  金委屈兮兮的呜呜了两声,低下前爪后紧紧的靠在了格瑞旁边趴下,它耷拉着头,毛茸茸的尾巴圈着格瑞,时不时摇晃着尾巴尖儿,蹭在格瑞身上有些痒。

  它看着金像得不到糖的小孩子一样,只得无奈的伸出粉舌给金梳理了下毛,将滚落在身前的球推远。

  金圆溜溜的眼睛就随着小球转,然后突然竖起耳朵喜出望外的看着格瑞。

  “去吧,将球捡回来。”格瑞看也不看金,眯着眼睛打盹儿喉咙发出咕噜噜的声音。
  
  于是就有了这样和谐的一幕。
  
  一只狗乐此不疲的将滚远的玩具球叼回,而安静的猫眼也不抬的将球又拍开。

  来来回回不知道多少后,格瑞彻底睡着了,金又一次的折回后看着纹丝不动的格瑞也收拢了玩心。

  它趴在格瑞的身边温柔的舔舐着格瑞的毛,觉得是差不多了后也便阖上眼紧挨着格瑞睡着了。
  
  午时的阳光明媚,暖洋洋金灿灿的照亮了整个阳台。盆栽翠绿的叶子也染上了熙光熠熠闪烁,在偶尔吹起的几缕清风中轻轻摇曳。

  一切都惬意的很。
  
  
  嘉德罗斯是隔壁的猫,而且经常凶巴巴的。
  
  它总能跳到格瑞他们这边的阳台上,每到这个时候格瑞就使唤着金将阳台关上。

  “喂!!格瑞!有本事出来和我打架啊!!”嘉德罗斯粉嫩的肉垫拍玻璃门上啪啪作响,它瞪着一边躲的金呲牙,来回踱步。“还有你这个渣渣,居然敢把我关在外面?!”

  要不是嘉德罗斯被拒之门外,金觉得下一刻嘉德罗斯就要扑上来咬它了。

  就像是凶狠的老虎盯着猎物一样。

  可是嘉德罗斯明明就是一只猫啊!

  狗和猫相比已经是大块头了,金却一边朝嘉德罗斯吠叫几声,一边毫无意义的躲在了格瑞的身后。

  格瑞不紧不慢的走到了玻璃门前看着对面张牙舞爪的嘉德罗斯,画风完全不一样的淡定极了:“别怪我没提醒你等会我主人就回来了,如果用扫帚赶你,多丢猫的脸。”

  “切,她敢?!”嘉德罗斯全当格瑞唬它,嗤之以鼻。

  “……敢啊。”格瑞沉默了一会儿,倒底是谁给这只猫灌输的勇气,还想“反人类”吗。

  “除了你,还没有谁能伤害到嘉德罗斯大人。”嘉德罗斯轻蔑的说道,又狂拍起了玻璃。“所以!!快开门和我打一架!!”
  
  然后金就听见门锁转动的声音,它乖巧的蹲坐在软垫上吐着舌头,视线随着凯莉走进来打开阳台,一手拎起了抓挠她裤腿的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悬在空中进房间的时候还不忘挣扎一下顺便对着格瑞和它嘲讽一下。
  
  凯莉拎着嘉德罗斯出去了,敲了邻居家的门。

  “祖玛祖玛,找到嘉德罗斯了!我就说它又去对面耍流氓了嘛!”男人将极不情愿的嘉德罗斯从凯莉手中接过朝房间内喊道。

  凯莉叹了口气,和他说了说最近的情况。

  “经常去挑衅攻击不是好事吗!多男人啊!”

  嘉德罗斯赞同的点头。

  “而且我们嘉德罗斯这么厉害,也应该锻炼锻炼你们家格瑞嘛!”

  嘉德罗斯又点了点头。

  “原来格瑞是公猫啊!难道…我们嘉德罗斯该不会要绝育了吧?”

  嘉德罗斯刚想点头,又回忆了一下自家铲屎官的话后开始喵喵直叫的挠他。

  什么绝育啊!!我现在根本不需要考虑绝育好吗!!笨蛋雷德!!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