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兔成鸣的草莓冰淇淋

非常奇怪的人。

关于怎么向喜欢的人表白成功率100%

嘉德罗斯喜欢上了一个不起眼的渣渣。

但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如何让他明白自己的心意。

雷德和祖玛看着自己的老大在眼前来回徘徊差不多要一上午了,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老大老大,你倒底怎么了!?”雷德甩了甩头,他的目光一直跟随着嘉德罗斯晃来晃去眼睛都有些生疼。

是的,他有眼睛!

“我…大人的事情你们小孩子不要插手!!”嘉德罗斯烦躁的朝不明所以的雷德大吼一声,然后转身气呼呼的去找那个叫「金」的渣渣了。

——当然,他烦恼的可是谈婚论嫁,自然而然就是大人了。

“……呜,祖玛——呃!”雷德觉得他有点难过,于是他委屈兮兮的朝祖玛伸手要抱抱,还没扑过去脸就被祖玛的手掌抵住了。

“哼。”祖玛冷哼一声收回手头也不回的走了。

突然又没有了阻力的雷德惯性向地面倾斜,脸颊亲密的和土地贴在了一起,蹭了一身的灰。

让他理一理,事情的经过应该是因为他关心老大却被凶了一句,然后他就很难过的找祖玛安慰自己,却被祖玛丢下留他与土地脸贴脸。

所以不管怎么想,他都是无辜的啊!!

雷德更委屈了。

另一边的嘉德罗斯一路上都在想着怎么表白,还是不会被拒绝的那种。

方案1.

“Hey,baby.”嘉德罗斯一腿踩在石头上,手肘抵着膝盖,倾身低头两手并拢抵着额头,看到金后朝他轻轻挑起了眉,眼尾尽是道不明的风情。

他放下腿一步一步的靠近金,风度翩翩举止优雅。

走到人面前的时候,他拿出咬在口中的娇艳玫瑰,捏着花柄用花朵挑起了金的脸。

嘉德罗斯缓缓的靠近,唇齿间流泻的声音温柔低沉,几分魅惑。

温热吐息极度暧昧的喷洒在了金的脸上,他勾起嘴角一笑。

“我喜欢你,和我交往,如何?”

嘉德罗斯默默的勾了勾系着的围巾,一阵一阵的恶寒让他差点想吐。

不行不行!!

方案2.

“喂。”嘉德罗斯一手撑在墙上,拦截了金,然后他伸手抬起了金的下颚强行让人与自己对视。

“像我这样的人,喜欢我的男人女人多的去了。”嘉德罗斯咧嘴一笑,张扬自大。好看的五官让这实在是欠揍的笑容硬是变的
邪气了起来,让人不免有些心跳加速。

他缓缓的靠近金,在他耳边启唇轻语:

“但是啊——只有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

“所以,乖乖的做我的人。”

嘉德罗斯在金耳边发出低低的一笑,像是猫一样的慵懒,不痛不痒的挠抓着人的心尖,却实在是不禁让人身体一酥。

人生重来算了。

呵,果然小孩子花里胡哨的把戏对他来说太过违和,看来只好用自己的方法让那个渣渣屈服好了。

嘉德罗斯这么想着情不自禁的勾起了嘴角。

“嘉嘉嘉…嘉德罗斯!?”

金在大厅正优哉游哉的时候感受到远方身影正气势汹汹的朝他
的方向过来,于是有些警惕的眯眼仔细看了看。

不看也不好,但这一看还吓得心跳都漏了一拍。

金当然是毫不犹豫的拔腿就跑,然后看着眼前的墙角他真的欲哭无泪了。

他回过头看着嘉德罗斯向他越来越近,近到什么程度了?当然是嘉德罗斯已经到了他的身前啊!

金试图友好地打个招呼,刚挂上的笑容就变的有些扭曲起来,溜到嘴边的「Hi」字还没说出来就变成了喉咙发出的痛哭的呜咽声。

嘉德罗斯掐住了金的脖子,将他按在墙壁上提了上去。

金两腿悬空着扑腾挣扎,被人死死扼住脖颈疼的让他的双眼不自然眯起,分泌出的生理泪水噙在眼角。就连说话也困难着,声音一点气势也没有的虚弱沙哑:“呃、放…放我下来!”

嘉德罗斯微微眯眸欣赏了好一会儿才微微让他落下了一些,脚尖能挨着地面。

“你、你松开我!”

对于金「得寸进尺」的反应嘉德罗斯浑身散发着戾气的向他逼近,紧蹙着眉尖琥珀双眸盯着他闪烁一丝凌然寒意。呲牙露出一颗尖利虎牙,此时却显得森白渗人。

“渣渣,和我交往吧……?”他突然说话,压低的声音不容拒绝。

“好、好的……”金已经吓得腿都软了,出于求生欲条件反射的点了点头。

嘉德罗斯那股阴森恐怖气息突然消逝,他的手一松金便贴着墙壁无力的滑落下去。

“渣渣,叫声老公听听。”

嘉德罗斯蹲下,拍了拍金的脸颊好让他清醒点。

金歪过头看着他,虽然对方并没有笑的一脸灿烂。甚至还是平时那熟悉的,轻蔑的笑。

——但是金还是能感受到这人正闪闪发光着,如果可以,估计嘉德罗斯周身都是冒出小花朵和桃心了吧。

先不管这种凶狠老虎被驯服成了小猫一样的错觉。
他就这么和这个人交往了?

????

“快点,你还想我重复一遍刚刚发生的事情吗?”
“………你重复一遍好了!!至少那不是通过大脑思考才会说出的话!”
“你把刚刚的话再说一次?”
“……罗,罗斯…。”

“……。”好可爱。

“……。”谁来救我。

评论(4)

热度(110)